2020年 10月 24日
星期六
   | 氣 溫 : 23 度
搜尋新聞
簡体中文
即時新聞 視頻新聞 要聞港聞 社 評國際兩岸 財 經 娛 樂 體 育 馬 經 副 刊 昔 日電子報

鄭若驊未有做好律政司司長這份工
發佈日期 : 2020-09-25


 司法界近期遭受前所未有的大規模、有組織的抨擊,在港府忌諱不敢公開斥責破壞法治之際,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拼盡力氣,在明年初退休前,罕見地發表長達14頁紙的聲明,在重溫法治基本概念中盡見大智慧,指出法庭在判處刑罰時,無論是懲罰、阻嚇、預防和更生,四個目的均以「公眾利益」為依歸。馬道立在聲明中,多達十多次提及律政司司長在刑事審訊的角色,指是「代表檢控機關」及「代表公眾利益進行檢控」。究竟現任司長鄭若驊有否做好這份工呢?


由中聯辦控制的香港親共報章《大公報》及《文匯報》近月持續發動針對司法機構的攻勢,多次發文批評多名法官及裁判官。最落力發炮是建制派的兩名律師,分別是民建聯的周浩鼎及所謂「獨立」的何君堯;外界猜測有中聯辦操盤的手指模,終於經「西環契仔」何君堯證實說法,他在群組發訊息,大意表明是中聯辦呼籲建制派要提高戰鬥力批鬥司法界、社福界及教育界等專業組別。「鬥爭」已成為香港的現象,當「紅衛兵」才是最有前途的「工種」,發起文革式各類「鬥爭」就是「政績」。


本報於本周三(9月23日)發表題為《無視司法機構屢遭攻擊,港府怎教人信司法獨立》,指出司法機構接連受到各持不同政治立場的陣營攻擊,特別是左派媒體及建制派,已去到「顛狂」狀態,只要法官不重判「暴徒」,就會被點名是「黃法官」,不停點名去抨擊。文章刊出的同日下午,馬道立發表的聲明,內容有理有據,不慍不火,既對公眾起教育作用、對法治感迷失的人士重燃希望、對「出賣」法治的周浩鼎之流當頭棒喝,但要把法治精神踏實地走下去,不能只靠一個馬道立,而是每一位香港人,而最重要的一人是律政司司長。


首席大法官一向維持低調,但連馬道立也自己走出來捍衛司法,既見承擔,亦見當權者的無能。馬道立在聲明中多次提及律政司司長在刑事審訊程序中的角色,包括:刑事罪行舉證責任在控方,而香港檢控機關是律政司,律政司首長是律政司司長;如果控方不滿法官批准保釋,律政司司長可向法官申請覆核保釋決定,提出申請後被告將被羈留扣押以等候覆核保釋;若律政司司長認為判刑明顯過輕或過重,可向上訴庭申請覆核刑期,而責任在於「代表檢控機關的律政司司長」;若被告被裁定罪名不成立,律政司司長根據法例可覆核決定、以案件呈述方式等方式上訴,馬道立在聲明中說,「代表公衆利益進行檢控的律政司司長,在法律下肩負對其認爲錯誤的無罪裁決或刑罰提出上訴或申請覆核的全部責任」等。


至於律政司司長在刑事審訊程序中的角色,包括:刑事罪行舉證責任在控方,而香港檢控機關是律政司,律政司首長是律政司司長;如果控方不滿法官批准保釋,律政司司長可向法官申請覆核保釋決定,提出申請後被告將被羈留扣押以等候覆核保釋;若律政司司長認為判刑明顯過輕或過重,可向上訴庭申請覆核刑期,而責任在於「代表檢控機關的律政司司長」;若被告被裁定罪名不成立,律政司司長根據法例可覆核決定、以案件呈述方式等方式上訴,代表公衆利益進行檢控的律政司司長,在法律下肩負對其認爲錯誤的無罪裁決或刑罰提出上訴或申請覆核的全部責任。


今天,律政司司長鄭若驊面對建制派對司法機構的批評,回應軟弱無力,連敢於公開反駁:無必要成立監察法官機制的一句話也不敢說,香港法治還是靠自己守護。

您可能有興趣:

1
潘媽媽是悲劇人物 栽在兩岸政治遊戲

2
白鴿慘遭剪翼老翁被拘捕 盼成社會愛護動物起步點

3
國泰裁員更凸顯無能為力 政府卸責 無牙老虎印象深

4
失業大軍創新高 林鄭見死不救

5
與新冠病毒共存新常態 爭拗不斷靠制度盡化解

6
阿德恩贏新西蘭大選啟示 政府抗疫表現定管治成敗

7
教育局保障青少年免受性侵不力 應修訂指引堵塞性罪犯接觸兒童

8
動物煉獄不斷 懲罰不足欠阻嚇力 香港《動物保護法》應要「加辣」

9
英國與歐盟各有盤算 貿協縱達成餘波未了

10
林鄭心繫中央漠視香港 推遲施政報告觀感極差

11
與民抗疫不能吝嗇分毫 英國推新一輪薪金資助

12
白居二炒賣歪風不可助長 政府務必出手助市民上車

13
建制派屢狙擊法官 毀香港法治 教局應發指引怎教「司法獨立」

14
校園忽然政治紅線處處 教局支援不足難以卸責

15
教局「黑箱」作業 調查粗疏 任意吊銷教師牌照 不得民心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