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11月 30日
星期二
   | 氣 溫 : 18 度
搜尋新聞
簡体中文
即時新聞 視頻新聞 要聞港聞 社 評國際兩岸 財 經 娛 樂 體 育 馬 經 副 刊 昔 日電子報

4年前車禍傷腦 內地婦留院至今 醫管局追600萬
發佈日期 : 2019-03-09

病人仍在九龍醫院接受治療。(資料圖片)
醫管局追討妻子600萬元醫療費用,陳伯表示無能為
陳伯家中擺放了隔夜餸菜。(何哲旻攝)
病人首先在伊利沙伯醫院留醫。
病人仍在九龍醫院接受治療。(資料圖片)
醫管局追討妻子600萬元醫療費用,陳伯表示無能為

醫院管理局入稟高等法院,向一名內地婦人追討逾600萬元醫療費,事件揭發了仍留院接受治療的事主,目前腦部嚴重受傷,已被列為精神上沒行為能力人士,本報昨日前往女事主丈夫陳伯位於秀茂坪的居所,看到陳伯的單位家徒四壁,單位凌亂不堪,獨居的陳伯稱妻子入院3年來,只前往醫院探望對方兩次,對於被追討巨額醫療費,他多次強調「無辦法」,又坦言「我一個仙都無(即無錢),打官司都無辦法」、「由得佢啦」(即係由事情發展)。本報港聞部報道


 


被醫管局入稟高額住院費的胡怀娇(入稟狀使用簡體字)(67歲),其登記地址位於秀茂坪秀暉樓一個公屋單位,本報記者昨日登門造訪,由胡的八旬丈夫陳伯開門,看到寓所家徒四壁,一張雙人床已霸佔客廳大部分活動空間,單位凌亂不堪,牆身發黑,更傳出一陣異味,似很久未有打掃,地上放有一煲飯、枱上有兩碟隔夜餸菜,記者着他包好或棄置,惟陳伯稱:「留返明天食,食不完才掉。」


列精神上沒行為能力人士


陳伯透露他年輕時做木工,與前妻育有8名子女,大部分已移居海外,前妻離世後,他經歷一段長期單身生活,早年家住大埔的他結識一名售賣香煙的年輕女子,該名女子向他介紹其姓胡的湖北母親,兩人不久就拉埋天窗。陳伯稱胡婦當年持雙程證來港,一個月逗留約3個月,她與前夫育有4名子女,「她該常說前夫對他不好」,但陳伯坦言「其實我覺得她不錯」,當提到胡婦於2015年時因交通意外入院時,陳伯突然心裏不知味兒,不能說出一句說,沉默了半晌後才嘆一口氣說:「唉,都無辦法。」


翻查資料,2015年11月11日下午2時許,胡怀娇與另一名六旬雙程證婦在秀茂坪曉光街油站旁橫過馬路,疑望錯方向,遭向秀茂坪道行駛、未載客的紅色專線小巴駛至將她們撞倒,兩人飛彈10公尺外倒地,胡頭部重創送院搶救。因胡頭部重傷,已被列為精神上沒行為能力人士,一直留院醫治至今。


每天拖欠醫療費5100元


入稟狀稱,胡於該年因交通意外被送往伊利沙伯醫院治療,及後於2017年8月9日被轉往九龍醫院,她住院至今。直至今年2月28日,被告已拖欠617萬元醫療費用,以及自今年3月1日起,每天拖欠醫療費5,100元。院方已多次向被告發出帳單,九龍醫院更由上月28日開始,每隔3或4天向被告發出帳單,惟被告一直拒絕或無法付款,醫管局遂入稟向被告追討欠款,及自上月28日起每日5,100元的住院費及相關費用。因被告入院時,其親友呈上上述兩個相關地址,醫管局遂根據地址向胡發出入稟狀,追討款項。


夫不良於行:我一個仙都無


胡婦意外後至今一直留院,陳伯稱由於自己不良於行,「自己又不懂路,又要社工帶」,故過去3年只探望過胡婦兩次,陳伯又指出,胡意外後已不認得自己,主要靠胡的女兒探病和照料。


提到醫管局要追討胡婦數百萬元,陳伯稱現時每月只靠政府生果金及子女零用錢約3,000多元維生,「我一個仙都無,打官司都無用,就算破產,我都無資產」,問到日後有何打算,陳伯低頭片刻,淡淡然說:「搞到這樣,都打算不到太多。」至於短期內會否去探胡婦,陳伯稱:「不探了,費事大家不開心,待有錢才去探吧。」盡顯陳伯心中說不出的無奈。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