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12月 13日
星期五
   | 氣 溫 : 19 度
搜尋新聞
簡体中文
即時新聞 視頻新聞 要聞港聞 社 評國際兩岸 財 經 娛 樂 體 育 馬 經 副 刊 昔 日電子報

教育與工作(下)
發佈日期 : 2016-11-14


【佳人曰】 


香港人-對認為考試的嚴重性不及韓國人。雖然兩地都會為努力上補習班和提燈夜讀,但我們卻沒有在校夜讀,種種情況我個人認為香港學生對高考的緊張感是比韓國少。然而,韓國的大學學位亦多,香港學生很多都希望考入大學,但奈何選擇少。香港地少,無可否認學校的數量一定不可與韓相比,但學位則因外地和中國生的增加而變得更稀少。政府計劃三三四新學制後,首屆共有7.3萬名考生應試,但提供予新制高中生的大學學額只得一萬五千個,即大學入學率只有約20%,學額的競爭非常激烈,與韓國大學的升學率已經超過了80%形成強烈對比。


另外,值得一提是兩地都有同樣的問題,表面上香港學生在高考後的出路比韓國多,我們有副學士,和出國讀書等,但韓國大多只可以選擇重讀,至於出國讀書的機會亦比香港難。但所謂出路好壞 ,是建基於現今商業社會,亦可用薪酬來衡量。專業人士薪酬比較高,讀體育、藝術等的連工作都難,這正因商業社會。以香港警察為例,中五畢業的薪金18,810元 至30,085元。反之,學位及綜合招聘考試「中文運用」和「英文運用」試卷合格(一級或以上)或同等學歷的可以直接考督察/高級督察,入職薪金35,335元至67,525元。大學生是普遍公司聘請員工的基本條件,因此慢慢演變成大學生是社會環境需求下的基本資格,幾乎是社會的唯一出路。


這情況下使學生無論喜歡、擅長與否,都只能選擇拚命唸書這道路,換個大學生名頭,不過是基本生活的要求。古代讀書為入仕途,現今讀書為生活,那真正的「教育」原意是甚麼?香港學生的情況是,只關心自己有修的科目的內容,例如普遍文科生認為不會科學是正常,亦不需要去認識,然後說唸了也沒有用啊,都不用考科學。這就是商業風氣重的結果,連讀書都講實質的收益,即成績。結果唸文科就把視野放在文科,理科就放在理科,既然政府開設了通識科希望學生可以成為「通才」,故更應當該具備替學生打破這框架,令他們擴闊視野,將不同科目的知識融會貫通,這雖未必具有實際作用,但卻是提高人類質素的一個步驟。真正的「教育」不是為工作而讀書是為自己,工作只是人生短暫的一項事情,而修養是一生的。工作是虛的,終有一天會完結,修養和知識才是無涯而能真正充實你人生的。


港韓教育制度本身並不健康,其中一試定終身更扭曲了「教育」的原意。請大家想想「教育」的原意是甚麼?


文:郭佳欣

您可能有興趣: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