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05月 27日
星期三
   | 气 温 : 27 度
搜寻新闻
繁体中文
即时新闻 视频新闻 要闻港闻 社 评国际两岸 财 经 娱 乐 体 育 马 经 副 刊 昔 日电子报

放「港独」魔鬼入立法会 拆解幕后操盘团伙阴谋
发佈日期 : 2016-09-11




【评论文章】


文:汉江泄


今届立法会选举的结果,建制派总体得票率并无下降,但所得议席数目却大不如前。归根究柢,其一,梁振英施政失误,由建制派背上这原罪,选民离弃;其二,建制 派本身面临严重「碎片化」,传统亲北京阵营的民建联和工联会,面对着「拥兵自重」的地方诸侯,被指示要过票救「西环契仔、契女」,惨遭「界」票威胁,「死」得无辜。


本土派收钱「界」本土派?


「港独议员」入局,梁振英以特首之名,拟「带着港独议员见阿爷」,这些创举完全违反「一国两制」,足是梁振英及中联办的「罪己诏」。


政圈广泛流传「青年新政」是「鬼」,观乎今年九龙西直选议席结果,更可印证。九西选区由五席增至六席,现任议员黄毓民要争取成功连任本无悬念,但结果竟真的输给一个「新人」游蕙祯。假如博彩公司早前开出这盘口,肯定要较李城夺得英超还要冷。


游蕙祯在参选初期本早已民望高企,看来是夺得第六席的大热人选;及至在电视辩论才让忽然公众惊觉,这原来真的只是一位「脑大装草」的无知少女,支持率遂无可 避免直线插水。值得注意的是,人称「教主」的黄毓民在不同场合曾多次提到「见利忘义」、「收钱界票」此等字眼,显然并不是信口开河,无的放矢。「本 土派」收钱「界」泛民票时有所闻,但「本土派」收钱「界」「本土派」的票,今次倒真成了天下第一奇闻。


配票机器要「独」弃狄志远


另一个令人相当困惑的疑团,是游蕙祯除了以400票之微,把排名第七的黄毓民踢出局,与得票排名第八的狄志远,差距其实只有7,000票而已。


狄志远由政治组织「匯点」出身,立场属理性温和派,故此建制派也有人与他保持沟通。翻看九西的选举结果,民建联蒋丽芸及经民联梁美芬分别以52,541及 49,745高票当选,只要她们各转三四千票给狄志远,足可力阻游蕙祯及黄毓民出局,禁止了两位「港独」及激进派候选人。由「西环」操控的配票机器,以 「唿风唤雨,计算精尽」见称,除非是束手不幹,故此,为何宁取游蕙祯而捨狄志远呢?实在是耐人寻味,难怪有说是故意放游入局。


正如笔者早前已经再三追问,为何众多「港独」候选人相继被叮走,唯有一众「青年新政」不但能置身事外,而且轻而易举就取得两个直选议席。


作为一个普通香港纳税人,笔者不禁要一再追问:为何梁振英偏偏就是把「青政」留下来,要我们每月花十多廿万元,助长这支「港独」势力在议会中的地位?到底管治集团此举有何玄机?


独留「港独」势力的玄机


你有否想过,忽然有一天建制派提出修改议事规则,以杜绝泛民旷日持久的「拉布」行为。这时青政的两名议员,便跳出来即时破口大骂,向主席台投掷杂物,甚至会 冲出去「以武制暴」;最终的结果肯定是,他们很快就会被警卫抬出议事厅,无法参加投票......这时建制派就会立即提出表决,让议事规则的修改议案顺利 通过。至于青政的两名议员,仍可振振有词说泛民是无胆匪类,不敢挺身挑战内会粗暴的表决制度,诸如此类。


各位恍然大悟吗?在新一届的直选议席中,非建制派取得较上届多取1席,即19席。假如青政两名议员投票与非建制派一致,泛民便可在35席之中,稳保分组点票 的否决权;但假如2票与非建制派并不一致,则后者便只剩下17票,泛民仍能否保住这关键的否决权,便甚成疑问。因为只需再多一名非建制派议员横生变卦,建 制派便可顺利突击成功,顿时令议会均衡生态出现歪变。然则,除了青政的两票之外,还会不会有另外一票,届时又会「以武制暴」,被抬离场告终呢?青年新政的 两票担起了这个「关键少数」的角色。


在 政府「禁独」行动下,两只「青年新政」的「魔鬼」离奇地获准「出闸」参选,走进立法会议事厅,一如「港独之父」梁振英般不停「播独」,散播「港独思想」, 此为一害。另一隐藏要害却未为人注意,是「青年新政」手握地区直选的关键两票,成为「关键少数」,他们可按幕后操盘人指示,一时做「自决派」,一时倒戈; 乱局与否,由操盘人「话事」,尽享唿风唤雨之权力,为立会,以至政权翻云覆雨。


最近,候任议员朱凯廸受威吓事件中,「青年新政」已露出「狐狸尾巴」,拒绝与其他新议员联署反暴力,已呈现非建制派「不团结」的表现。


无论在建制派和反对派阵营内,均涌现了不少光怪陆离、甚至堪称「骑呢」的新兴力量,三教九流的政治派系面目模煳,令议会文化 不断恶质化,议政水平急剧下降; 那边厢,利益集团则一味依赖黑势力,散布恐慌以求震慑社会积累的怨气。上述两者,表面上彷彿是毫不相干的事情,但实际上皆是少数别有用心的人,耍弄「黑金 政治」所带来的社会毒瘤。


短期来说,这或可令利益集团的阴谋得逞,能藉政治乱局来浑水摸鱼,加强在不同界别和层面的掌控。然而,假如我们真心相信民主制度,长远而言,则人民的眼睛是 雪亮的,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此等苛政早已埋下社会新的不稳定因子,将必带来强力的民意反弹和社会动盪。这既然完全不合乎香港人的长远利益,难道也就符合中 央政府的治港方针吗?



您可能有兴趣: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