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09月 25日
星期二
   | 氣 溫 : 25 度
搜尋新聞
簡体中文
即時新聞 視頻新聞 要聞港聞 社 評國際兩岸 財 經 娛 樂 體 育 馬 經 副 刊 昔 日電子報

無人有權使用暴力 不應美化成崇高行為
發佈日期 : 2018-09-08


香港引以為傲的和平示威,於2014年開始起了變化,從反對新界東北發展、反對通過《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佔領事件、旺角暴動等等,都是由最初所說的和平集會演變至暴力衝擊,警察與示威者在街頭激戰連場,令人怵目驚心。那些年,「暴力」與「示威」畫成等號,2014年6月在立法會外發起的反對新界東北發展示威亦是如此。13人原被判坐牢,終院昨裁定他們上訴得直,因已服刑,變相即時獲釋。就這次終極裁決,我們認為,13名被告當天絕對是暴力衝擊,傷害了立法會保安員,破壞公物,暴力就是暴力,不應「美化」成崇高的行為。


從2014年6月6日至27日,本港出現多次有關反新界東北撥款的示威。由第一場的6月6日示威,約數十名示威者成功硬闖進立法會大堂圍圈靜坐,要求政府官員與村民對話;入夜後,佔領立法會大廳的人數達逾200人,部分激進立法會議員聲援。這次示威,明顯是試水溫,故此場面仍能受控。


6月13日,下午2時許,立法會場外聚集,尚算和平,但至晚上增至逾人。部分示威者採取激烈行動,強行拆散鐵馬陣,並企圖拉開大門;期間,突然有大批搭棚架用的長竹源源不絕地供應,明顯有人組織運來作武器。由於場面愈來愈混亂,警方繼2010年反高鐵包圍立法會後,4年後再度出動身穿綠色防暴背心的防暴警察到場控制場面。在立法會內,財委會主席吳亮星宣布會議結束,會議再次無法表決,立法會議員范國威及郭家麒由議事廳趕到正門,隔着大門通知示威者會議腰斬,呼籲示威者冷靜及終止衝擊,但無人理會,結果衝突造成立法會大門損毀和保安人員受傷。


警方拘捕13人,經法院審訊後,被裁定非法集結罪成,原被判處社會服務令,但於去年8月,上訴庭接納律政司上訴,改判他們監禁8至13個月不等,眾人分別在服刑100至134天後獲准保釋上訴至終院。終院昨天裁定13人上訴得直,而刑期為他們已服的刑期,換言之可即時釋放,毋須重返監獄服刑。


我們同意本案中採用15個月監禁的新量刑準則未必恰當,但絕不認同被告所指的不算暴力,當晚的場景,保安員的傷勢已說明一切。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在庭外會見傳媒,發表有關「暴力標準」的言論,更令人聽得七孔生煙,毫無悔改之心,洋洋得意,恨不得馬上把他關進監獄。


黃浩銘說:「我與法官的看法有些相左,因為我們的定義可能有些不同,他的定義可能見到有人拿竹來揮動就是暴力,甚至他認為其他撞爆玻璃,都可能比我們的案件更嚴重,這些我都不同意。但是我希望大家可看清楚,我對所謂是否暴力的準則很簡單,就是有否一個意圖去刻意傷害人,以此為目標,我認為我們全部都不是。」


我們認為,暴力的準則絕對不能用「是否有意圖去刻意傷害人」為目標,因為「無意圖」的暴力同樣是可以「殺人」。假設在示威過程中,有一名示威者用長竹撬門,混亂之間,把削尖的一端竹籤插進一名保安員腹部,導致嚴重出血致命,難道該名示威者可以用「沒有意圖去刻意傷害人」為開脫藉口嗎?答案是「不能」,因為「殺人就是殺人」,只有「謀殺」與「誤殺」之分。如前所說,反對新界東北發展是一場有計劃的示威,不是在毫無組織下,導致走向一個暴力的局面。總結而言,今次13名被告只是在量刑標準這技術細節取得「僥幸」,不代表法庭,以至公眾認他們不是暴力行為。

您可能有興趣:

1
光纖發明不謀專利 造福全球 品德高尚 高錕一生無私奉獻

2
軀殼在開會 靈魂在高鐵 塌樹數字都亂說 印證陳帆如夢中

3
轉運站排長龍 無恥卸責壓壞機 環保署賴市民執塌樹無分類

4
渠務署 環保署 康文署沉睡 屎水流海5天 延誤公布

5
心繫拍馬屁 陪遊西九站 陳帆不巡災區 市民命賤過深圳官

6
塌樹亂交通 路政署鋸樹清理不力 陳帆龜縮雙重失職

7
交通大癱瘓 陳帆局長又無影 港府災後應變 思慮不周

8
各界應反思何時撥電999 救援應讓給更有需要市民

9
暴風中迎暖意 守護低窪地居民 義工趕助防風措施

10
風暴臨近 市民勿觀浪追風 不要增添救援人員壓力

11
超強颱風來勢洶洶 政府呼籲防災流於泛泛之談

12
特殊兒童受社工施虐 罪加一等 判罰5000元 乏阻嚇力

13
應遏制辱罵法官的歪氣 工聯會為法治墮落推手

14
巴士公司有責 應嚴管車長質素 涉危駕致命職業司機應終身停牌

15
豬瘟殺到 港府冷處理 須從檢疫至應變交代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