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11月 15日
星期四
   | 氣 溫 : 23 度
搜尋新聞
簡体中文
即時新聞 視頻新聞 要聞港聞 社 評國際兩岸 財 經 娛 樂 體 育 馬 經 副 刊 昔 日電子報

無人有權使用暴力 不應美化成崇高行為
發佈日期 : 2018-09-08


香港引以為傲的和平示威,於2014年開始起了變化,從反對新界東北發展、反對通過《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佔領事件、旺角暴動等等,都是由最初所說的和平集會演變至暴力衝擊,警察與示威者在街頭激戰連場,令人怵目驚心。那些年,「暴力」與「示威」畫成等號,2014年6月在立法會外發起的反對新界東北發展示威亦是如此。13人原被判坐牢,終院昨裁定他們上訴得直,因已服刑,變相即時獲釋。就這次終極裁決,我們認為,13名被告當天絕對是暴力衝擊,傷害了立法會保安員,破壞公物,暴力就是暴力,不應「美化」成崇高的行為。


從2014年6月6日至27日,本港出現多次有關反新界東北撥款的示威。由第一場的6月6日示威,約數十名示威者成功硬闖進立法會大堂圍圈靜坐,要求政府官員與村民對話;入夜後,佔領立法會大廳的人數達逾200人,部分激進立法會議員聲援。這次示威,明顯是試水溫,故此場面仍能受控。


6月13日,下午2時許,立法會場外聚集,尚算和平,但至晚上增至逾人。部分示威者採取激烈行動,強行拆散鐵馬陣,並企圖拉開大門;期間,突然有大批搭棚架用的長竹源源不絕地供應,明顯有人組織運來作武器。由於場面愈來愈混亂,警方繼2010年反高鐵包圍立法會後,4年後再度出動身穿綠色防暴背心的防暴警察到場控制場面。在立法會內,財委會主席吳亮星宣布會議結束,會議再次無法表決,立法會議員范國威及郭家麒由議事廳趕到正門,隔着大門通知示威者會議腰斬,呼籲示威者冷靜及終止衝擊,但無人理會,結果衝突造成立法會大門損毀和保安人員受傷。


警方拘捕13人,經法院審訊後,被裁定非法集結罪成,原被判處社會服務令,但於去年8月,上訴庭接納律政司上訴,改判他們監禁8至13個月不等,眾人分別在服刑100至134天後獲准保釋上訴至終院。終院昨天裁定13人上訴得直,而刑期為他們已服的刑期,換言之可即時釋放,毋須重返監獄服刑。


我們同意本案中採用15個月監禁的新量刑準則未必恰當,但絕不認同被告所指的不算暴力,當晚的場景,保安員的傷勢已說明一切。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在庭外會見傳媒,發表有關「暴力標準」的言論,更令人聽得七孔生煙,毫無悔改之心,洋洋得意,恨不得馬上把他關進監獄。


黃浩銘說:「我與法官的看法有些相左,因為我們的定義可能有些不同,他的定義可能見到有人拿竹來揮動就是暴力,甚至他認為其他撞爆玻璃,都可能比我們的案件更嚴重,這些我都不同意。但是我希望大家可看清楚,我對所謂是否暴力的準則很簡單,就是有否一個意圖去刻意傷害人,以此為目標,我認為我們全部都不是。」


我們認為,暴力的準則絕對不能用「是否有意圖去刻意傷害人」為目標,因為「無意圖」的暴力同樣是可以「殺人」。假設在示威過程中,有一名示威者用長竹撬門,混亂之間,把削尖的一端竹籤插進一名保安員腹部,導致嚴重出血致命,難道該名示威者可以用「沒有意圖去刻意傷害人」為開脫藉口嗎?答案是「不能」,因為「殺人就是殺人」,只有「謀殺」與「誤殺」之分。如前所說,反對新界東北發展是一場有計劃的示威,不是在毫無組織下,導致走向一個暴力的局面。總結而言,今次13名被告只是在量刑標準這技術細節取得「僥幸」,不代表法庭,以至公眾認他們不是暴力行為。

您可能有興趣:

1
執行「禁賣酒令」 料控煙酒辦不執法 難執法

2
誤導急症室救援 有違醫德 應終身釘牌

3
請醫委會解釋 被指專業水平低醫生何以可行醫

4
強制學校增教急救知識 遠比訂立《好人法》重要

5
美國中期選舉露端倪 特朗普路線大勝利

6
各區人患料如末日降臨 迫爆東涌 港府頭痛醫頭

7
機動部隊接連兩天遇襲 印證準確使用武力極為重要

8
議員評論槍械使用宜審慎 女警開槍正確 解除社會危機

9
籲拘捕內地導遊不切實際 內地口岸應截停無牌團禁來港

10
勿為私利加害自然 及早醒覺回頭是岸

11
濃濃人情味伴藍潔瑛度餘生 赤柱馬坑邨支援精神病患者典範

12
迫爆東涌 A線巴士改道 港珠澳大橋開通 鄰近居民受累

13
預知的混亂 遲鈍的應變 運輸署救亡招數得啖笑

14
政府津貼交通費 有好過無 宜簡化手續 使紅Van路線納入計劃

15
展館不在於大 應在於精 金庸館顯見官員費心思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