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05月 27日
星期一
   | 氣 溫 : 26 度
搜尋新聞
簡体中文
即時新聞 視頻新聞 要聞港聞 社 評國際兩岸 財 經 娛 樂 體 育 馬 經 副 刊 昔 日電子報

技術官僚看電視 眼中只有錢 誤解「慢電視」存在價值
發佈日期 : 2018-11-30


審計署日前發表「香港電台:提供廣播節目」的衡工量值報告,就節目製作內容、收視率及節目採購程序等方面作出質詢及建議。就其中對港台的《漫‧電視》的批評,一言以蔽之這類節目會減低對觀眾的吸引力,我們不敢苟同。從報告所下的評價,可見審計署人員不明白「慢電視」的存在價值,不明白港台製作人員擬呈現一種「慢活哲學」,給現代人在緊張的生活節奏享有發呆的空間,反璞歸真。


審計報告概括港台現況,指出港台僱用了676名公務員、193名全職和417名兼職合約人員,並向不同類別的服務提供者採購服務,以應付不同節目的製作需要。在2017至18年度,港台的開支為10.084億元,而收入為2,070萬元。


審計報告對《漫‧電視》的批評,則不敢苟同。審計報告指出,《漫.電視》主要播放以『慢電視』手法製作的節目,即不加旁白的普通日常事件片段,類似監控攝錄機所拍攝的影像,例子包括粵劇演員化妝和貨櫃碼頭之日常。審計署認為,雜項內容的播放時數偏多,或會減低對觀眾的吸引力,情況令人關注,建議港台需豐富雜項內容,以提升頻道吸引力。


從這個評價,我們有理由相信審計署人員不明白「慢電視」的存在價值。慢電視最早概念來自1963年Andy Warhol的電影《Sleep》,長5小時20分,僅是拍詩人J. Girorno的睡眠。在香港,亞視的《魚樂無窮》可能是「慢電視」的鼻祖,僅以一個鏡頭定格拍攝魚缸情况,輔以古典音樂,就播上兩小時,不乏忠實觀眾。如今港台的《漫‧電視》則改良做法,參照歐洲流行的「慢電視」(Slow TV),參照挪威國家廣播公司NRK,連續長時間定格在一個位置觀看變化。


NRK是慢電視運動的推手,由2009年推出首個慢電視節目,至今共製作了17個節目,除了極受挪威人歡迎外,也引起國際媒體關注,海外觀眾也不少,叫好叫座。


NRK首個節目主題是Bergenbanen,由第二大城市Bergen至首都Oslo的整段火車旅程,長7小時16分,收視人次120萬 (2016年挪威人口約520萬) ;尚有連續七小時的鏡頭只對準焗爐裏的挪威式燒肉,看着每分每秒的變化,直至烤熟。NRK最轟動的作品是連續七日全程直擊馴鹿大遷徙,NRK出盡人力物力,又動用航拍機及雪地電單車,以及在馴鹿頸上掛上攝錄鏡,從多角度呈現長征盛况,完成「慢電視」的創舉。


此外,「慢電視」另一有趣的地方,是可以與市民之間互動。其中一輯的「慢電視」節目是客輪旅程Hurtigruten minutt for minutt,在播放期間,沿途地名的tweets不斷湧現,最高峰時每6秒有一tweet,挪威人看慢電視的同時,不斷使用社交媒體和頻頻刷tweets。同時,不少當地人自發組織列隊在港口歡迎的客輪,加強地方身份認同,此乃「慢電視」的另一個意義。


「慢電視」是呈現一種「慢活哲學」,給現代人在緊張的生活節奏享有發呆的空間,可以反璞歸真。試想想我們有時坐車時,望向街道兩旁的風景在眼前緩緩開展,正是同一道理。為何每年的發呆比賽如此受歡迎呢?道理也不過如此。


港台的誠意應值得被充分肯定,然而,《漫‧電視》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間,包括在選材方面,未能吸引廣大市民注意,目前仍處於眼高手低的階段,我們期望在節目上有突破。

您可能有興趣:

1
2100人的信念 平反六四的堅持

2
文翠珊窮途末路下台 英脫歐之路舉步維艱

3
黃台仰只是變色龍 並無政治理念

4
德國同遭暴力示威曾怒罵 默克爾今持雙重標準 包庇暴力

5
公然破壞公眾秩序 黃台仰 李東昇不屬政治犯

6
矛頭突指向航拍機 美預示襲科技戰場

7
特朗普辣招制裁僅開端 中國企業海外市場勢危

8
不要再拿老鼠做騷 政府應務實做好消滅工作

9
急救知識宜從小教起 教局應強制學校教授

10
插播60年代抗美援朝電影 中共宣傳預告內地民眾啃草根

11
指令建制派撐修例 中聯辦 港澳辦不適當時候幹蠢事

12
中美貿戰 習近平態度強硬 中國經濟陷低谷

13
嚴防偽造證據打壓異己 政府收緊引渡門檻唯一出路

14
中美貿戰堅持豪賭 為保面子 習近平犧牲國民

15
食衞局統籌混亂溝通不足 殺豬問題引發爭拗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