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05月 27日
星期三
   | 氣 溫 : 27 度
搜尋新聞
簡体中文
即時新聞 視頻新聞 要聞港聞 社 評國際兩岸 財 經 娛 樂 體 育 馬 經 副 刊 昔 日電子報

建制派冷待科大生死亡 見證人性醜惡
發佈日期 : 2019-11-09


年僅22歲的科大學生周梓樂離奇墜樓死亡,是一件令人痛心而傷感的事;科大校長史維在畢業典禮上淌淚,是人性的表現,他即時取消餘下舉行的兩場畢業禮,呼籲學生冷靜,答允會代死者尋求真相,監督調查進度。這一切一切,是作為大學校長應有之義,應有之情。我們認為,史校長昨天做的事情是值得尊敬,也希望他能夠繼續與學生同行。然而,在建制陣營卻冷待死訊,甚至在泛民立法會議員提出悼念時,建制派議員或是火速離席,或是不站立默哀,如陳凱欣冷冷的坐在座位上。此情此景,證明了在建制派眼中,政治立場重於人命,全港市民見證了人性的醜惡。


根據警方翻看閉路電視,重組科大生周梓樂墮樓前足跡,周梓樂於凌晨12時26分獨自從富康花園天橋進入尚德邨停車場;逗留至凌晨1時,再獨自從尚德邨停車場行經富康花園天橋離開;至凌晨1時01分,周獨自返回富康花園天橋,並進入尚德邨停車場,然而1分鐘後,即凌晨1時02分,周獨自從尚德邨停車場二樓斜路步行前往三樓。


假如周一直往前行,返回富康花園家中,相信他可以避過今次不幸。究竟為何周梓樂突然在富康花園天橋轉身重返尚德邨停車場呢?據警方稱,周在不同位置的片段均見他有使用手機,究竟他在事發前跟誰通訊呢?是否有人透過電話發訊息要求他重返停車場呢?只要警方能夠拿取到周梓樂的電話紀錄,或者可以解開他不幸墜樓的部分疑團。


立法會建制派議員何君堯日前被一名男子利刀刺傷,雖靠近心臟,但傷口不足2厘米,簡單的傷口處理已可。從受襲短片及照片可見,最多是傷口滲血,完全難以想像其兄長指出現「內出血」的狀況,還要「施手術」,看來要請教專業的醫生了。何君堯即晚已可精神奕奕地又開Facebook直播,以及翌日接待四方八面的左派人士,還不理醫院規矩,讓超過八個人進入病房,可見他的傷勢並不嚴重。


雖然何君堯是「港人公敵」,但任何暴力事件都不應容忍,現時施襲者已繩之以法,就交由法律去審理。然而,我們注意到整個建制陣營、內地官方機構及內地官媒,以至政府均對何君堯受襲事件採取高調及鋪天蓋地的評論,立論是借題發揮,矛頭指向「何君堯的刺殺事件已嚴重危及香港選舉的公平、公正和安全,企圖以恐怖、暴力影響選舉結果」云云,似擬藉機推遲區議會選舉。何君堯參選區議會屯門樂翠選區,同區參選的有民主黨的盧俊宇,及無報稱政治聯繫的蔣靖雯。


為何會考慮到推遲區選呢?因建制派在整場反修例風波中,表現拙劣,總是追着中聯辦及港澳辦的指揮棒「盲撐」,在風波爆發之時,未有痛陣利害,結果事情一發不可收拾,完全無法與市民「同行」。


今次科大生周梓樂墜樓死亡事件如出一轍,着重政治立場,多於重視人命;在建制派眼中,他們或只視周梓樂是他們口中的「曱甴」,死不足惜,所以整個建制陣營完全冷待該名年僅22歲大學生的死訊,態度冷冷的。最令人感到憤怒是立法會建制派議員昨天竟然在泛民分別在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及內務委員會要求默哀悼念之際,建制派議員不是立即離場,就是坐着不理。


其中,在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上,當工黨張超雄稱對周同學離世的消息感到十分難過,並向主席請求,利用他一分鐘的發言時間為周同學默哀。張超雄說出提議後,他身後的勞工界議員潘兆平、旅遊界姚思榮及保險界陳健波隨即離開會議室。在場的民主派委員,包括議會陣線朱凱廸、陳志全和醫學界陳沛然隨即站立默哀;同場的議員陳凱欣卻坐在座位動也不動,她昔日當記者應有的良知不見了,或者從來沒出現過。


建制派的一副奴才嘴臉,足可以令到每一個有良知的選民拒絕投票給「保皇黨」,因為他們泯滅良知,眼中只有權貴,不會為蟻民而操心,即使有蟻民受眷顧,也必須是要支持建制派。經此一役,只有要建制派「票債票償」,見證有良知與良心的選民威力。

您可能有興趣:

1
司法獨立 應以良知與專業來守護

2
批鬥成「瘋」 教師難當 新政治常態下難守專業

3
國際專業地位不保 考評局已踏不歸路

4
經濟不景趁機轉型專注保育 海洋公園與時並進值得鼓勵

5
考評局劉智鵬評分兒戲 如付掩口費

6
未審先判定調專業失誤 林鄭向考評局無形施壓

7
重演政權「一言堂」管治風格 年輕人造反有理 有意見無處可訴

8
反對官方篩選記者制度 首要提高前線警員執法質素

9
力阻台灣抗疫分享 世衞失專業自主 任由中國擺布

10
中國施壓禁台灣參與世衞大會 阻抗疫工作 更難獲國際社會信任

11
陳帆避談沙中綫工程問責 空有批評如何能夠服民心

12
集體回憶無價 海洋公園須保留 疫症拖累陷財困 非戰之罪

13
中共毀「兩制」林鄭施治庸碌 港人選聽歌曲 榮膺全球最悲傷

14
立法會秘書處盡失中立 法律顧問專業備受質疑

15
建制派奪得權力 失去民心 立法會走向極權議政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