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05月 30日
星期六
   | 气 温 : 27 度
搜寻新闻
繁体中文
即时新闻 视频新闻 要闻港闻 社 评国际两岸 财 经 娱 乐 体 育 马 经 副 刊 昔 日电子报

叶刘淑仪频乱说 扰乱公众接收讯息 林郑「内阁」如疫情失控 失政治纪律
发佈日期 : 2020-02-11


行政会议的职能是协助特首决策,这在《基本法》明文写出,奈何有行会成员如今总在大事大非前乱说一通,试图捞政治本钱事小,影响社会民生事大。身兼行政会议成员的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昨早竟说到政府计划立例以管制口罩等防疫物品的价格,尴尬的是政府晚上急急澄清:「现时并没有计划透过立法就口罩的供应和价格作硬性规管。」叶刘无的放矢并非首次,如果再借其独特身分「踩钢线」发表伟论,一旦意见违背民意,亡党之日或不远矣。

武汉肺炎疫情严峻,政界人物自然难以避免要谈谈相关政策,但谁人有何身分、能谈甚么,是一门学问。行政会议成员林正财日前表示,政府会视乎疫情考虑不同防疫措施,形容如果疫情更坏,政府可能会关闭戏院,或强制公司安排僱员在家工作。说得容易,如果戏院被遭关门,租金是否由政府代缴,员工薪酬又该如何计算,都是难以一一说明清楚。

同一道理,叶刘淑仪本身是新民党主席,是立法会议员,也是行政会议成员,她昨早表示,香港奉行自由经济,要管制口罩等的零售、价格,会比较复杂,还说有关当局的法律团队正在工作,暂时未知正式落实时间。不过问题来了,社会立即关注,究竟叶刘的言论,是政府借其口「放风」向业界施压;政府真的在做有关管制的法律研究工作;抑或只是叶刘的个人意见。

事实上,另一行会成员汤家骅随后指出,如果政府控制口罩价格,反而会减低供应商向香港提供口罩的诱因,而且有违自由市场的原则。

结果,政府昨晚急急回应,与叶刘言论划清界线,明言「在口罩短期供应仍然紧张的情况下,政府认为致力增加供应和管理口罩需求是较为切实可行的做法。政府现时并没有计划透过立法就口罩的供应和价格作硬性规管,因为此举只会适得其反,不能正本归源,解决供应紧绌问题」。政府与行会成员公开相左,景况既尴尬又惹人质疑,究竟行会内部是否发生了明显分歧。

叶刘昨日还谈及另一烫手山芋,说将研究向法庭就护士协会今日讨论发起罢工行动,申请禁制令,并会研究向上周发起罢工的医护工会作民事索偿。她说,虽然《基本法》赋予香港人罢工权利,但在紧急衞生事故,该些人权并非绝对。然而,根据《基本法》第27条已经列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论、新闻、出版的自由,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组织和参加工会、罢工的权利和自由。」没有其他条款,简单易明,何来无端加入了「紧急衞生事故」这一演绎。

叶刘的意见远离民意实非第一次。在反修例风波之初,叶刘一再强调修例绝不影响港人,还形容社会问题「不是亦不能是」撤回修例可以解决。到了去年7月,叶刘还在重申不认为条例有甚么问题,只是被妖魔化。直至去年9月,政府宣布正式撤回修例工作,叶刘淑仪又说觉得自己被政府「跣」。在去年11月举行的区议会选举中,由叶刘淑仪任主席的新民党被「一铺清袋」,该党派出28人竟然全军覆没,大概切切实实反映了市民对叶刘在反修例风波中的不满。

那一次,叶刘强调新民党会继续努力培植新人,不会「亡党」。然而,在叶刘于新民党主席、行会成员、立法会议员多重身分中不时弹入弹出,看来显得力不从心,再如此下去,究竟新民党还有多少政治本钱可以消磨下去,不禁令外界再次想起「亡党」二字。

您可能有兴趣:

1
如政治自渎 应承担开支 林郑耗公帑制虚假民意

2
SpaceX太空船发射计划惹关注 新一代太空竞赛 美国暂领先

3
建制喽啰往上爬不惜一切 拒聆听主流民意 为祸香港

4
欲制稻草人转移视线 林郑管治差成原罪犯

5
司法独立 应以良知与专业来守护

6
批斗成「疯」 教师难当 新政治常态下难守专业

7
国际专业地位不保 考评局已踏不归路

8
经济不景趁机转型专注保育 海洋公园与时并进值得鼓励

9
考评局刘智鹏评分儿戏 如付掩口费

10
未审先判定调专业失误 林郑向考评局无形施压

11
重演政权「一言堂」管治风格 年轻人造反有理 有意见无处可诉

12
反对官方筛选记者制度 首要提高前线警员执法质素

13
力阻台湾抗疫分享 世衞失专业自主 任由中国摆布

14
中国施压禁台湾参与世衞大会 阻抗疫工作 更难获国际社会信任

15
陈帆避谈沙中綫工程问责 空有批评如何能够服民心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