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09月 24日
星期一
   | 气 温 : 27 度
搜寻新闻
繁体中文
即时新闻 视频新闻 要闻港闻 社 评国际两岸 财 经 娱 乐 体 育 马 经 副 刊 昔 日电子报

无人有权使用暴力 不应美化成崇高行为
发佈日期 : 2018-09-08


香港引以为傲的和平示威,于2014年开始起了变化,从反对新界东北发展、反对通过《2014年版权(修订)条例草案》、佔领事件、旺角暴动等等,都是由最初所说的和平集会演变至暴力冲击,警察与示威者在街头激战连场,令人憷目惊心。那些年,「暴力」与「示威」画成等号,2014年6月在立法会外发起的反对新界东北发展示威亦是如此。13人原被判坐牢,终院昨裁定他们上诉得直,因已服刑,变相即时获释。就这次终极裁决,我们认为,13名被告当天绝对是暴力冲击,伤害了立法会保安员,破坏公物,暴力就是暴力,不应「美化」成崇高的行为。


从2014年6月6日至27日,本港出现多次有关反新界东北拨款的示威。由第一场的6月6日示威,约数十名示威者成功硬闯进立法会大堂围圈静坐,要求政府官员与村民对话;入夜后,佔领立法会大厅的人数达逾200人,部分激进立法会议员声援。这次示威,明显是试水温,故此场面仍能受控。


6月13日,下午2时许,立法会场外聚集,尚算和平,但至晚上增至逾人。部分示威者採取激烈行动,强行拆散铁马阵,并企图拉开大门;期间,突然有大批搭棚架用的长竹源源不绝地供应,明显有人组织运来作武器。由于场面愈来愈混乱,警方继2010年反高铁包围立法会后,4年后再度出动身穿绿色防暴背心的防暴警察到场控制场面。在立法会内,财委会主席吴亮星宣布会议结束,会议再次无法表决,立法会议员范国威及郭家麒由议事厅赶到正门,隔着大门通知示威者会议腰斩,唿吁示威者冷静及终止冲击,但无人理会,结果冲突造成立法会大门损毁和保安人员受伤。


警方拘捕13人,经法院审讯后,被裁定非法集结罪成,原被判处社会服务令,但于去年8月,上诉庭接纳律政司上诉,改判他们监禁8至13个月不等,众人分别在服刑100至134天后获准保释上诉至终院。终院昨天裁定13人上诉得直,而刑期为他们已服的刑期,换言之可即时释放,毋须重返监狱服刑。


我们同意本案中採用15个月监禁的新量刑准则未必恰当,但绝不认同被告所指的不算暴力,当晚的场景,保安员的伤势已说明一切。社民连副主席黄浩铭在庭外会见传媒,发表有关「暴力标准」的言论,更令人听得七孔生烟,毫无悔改之心,洋洋得意,恨不得马上把他关进监狱。


黄浩铭说:「我与法官的看法有些相左,因为我们的定义可能有些不同,他的定义可能见到有人拿竹来挥动就是暴力,甚至他认为其他撞爆玻璃,都可能比我们的案件更严重,这些我都不同意。但是我希望大家可看清楚,我对所谓是否暴力的准则很简单,就是有否一个意图去刻意伤害人,以此为目标,我认为我们全部都不是。」


我们认为,暴力的准则绝对不能用「是否有意图去刻意伤害人」为目标,因为「无意图」的暴力同样是可以「杀人」。假设在示威过程中,有一名示威者用长竹撬门,混乱之间,把削尖的一端竹籤插进一名保安员腹部,导致严重出血致命,难道该名示威者可以用「没有意图去刻意伤害人」为开脱藉口吗?答案是「不能」,因为「杀人就是杀人」,只有「谋杀」与「误杀」之分。如前所说,反对新界东北发展是一场有计划的示威,不是在毫无组织下,导致走向一个暴力的局面。总结而言,今次13名被告只是在量刑标准这技术细节取得「侥幸」,不代表法庭,以至公众认他们不是暴力行为。

您可能有兴趣:

1
光纤发明不谋专利 造福全球 品德高尚 高锟一生无私奉献

2
躯壳在开会 灵魂在高铁 塌树数字都乱说 印证陈帆如梦中

3
转运站排长龙 无耻卸责压坏机 环保署赖市民执塌树无分类

4
渠务署 环保署 康文署沉睡 屎水流海5天 延误公布

5
心繫拍马屁 陪游西九站 陈帆不巡灾区 市民命贱过深圳官

6
塌树乱交通 路政署锯树清理不力 陈帆龟缩双重失职

7
交通大瘫痪 陈帆局长又无影 港府灾后应变 思虑不周

8
各界应反思何时拨电999 救援应让给更有需要市民

9
暴风中迎暖意 守护低洼地居民 义工赶助防风措施

10
风暴临近 市民勿观浪追风 不要增添救援人员压力

11
超强颱风来势汹汹 政府唿吁防灾流于泛泛之谈

12
特殊儿童受社工施虐 罪加一等 判罚5000元 乏阻吓力

13
应遏制辱骂法官的歪气 工联会为法治堕落推手

14
巴士公司有责 应严管车长质素 涉危驾致命职业司机应终身停牌

15
猪瘟杀到 港府冷处理 须从检疫至应变交代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