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01月 17日
星期三
   | 氣 溫 : 18 度
搜尋新聞
簡体中文
即時新聞 視頻新聞 要聞港聞 社 評國際兩岸 財 經 娛 樂 體 育 馬 經 副 刊 昔 日電子報電子雜誌

從未曝光作品解構超現實主義大師創作歷程
發佈日期 : 2018-01-13

Shunk Kender Ren Magrit
René Magritte painting L
La Clairvoyance,1936 Oil
Rene Magritte and The Ba
The shadow and its shado
The oblivion seller,1936
Shunk Kender Ren Magrit
René Magritte painting L

打開通往超越現實世界那扇門看到的景像,出乎意料的意識和影像,令人眼界大開。ArisTree 聯同比利時馬格利特基金會及歐洲獨立藝術圖書出版商Ludion展出的【雷內.馬格利特:影像透視 ─ 照片與錄像】,呈獻這位極具影響力的20世紀超現實主義藝術家132 張相片原檔及8套影片,當中一些作品更從未於亞洲和歐洲曝光,加上提供一系列相關教育活動,讓大眾可深入了解此偉大藝術家的創作歷程。讓愛好者以全新角度並能更深入地了解他的創作歷程。〈Text〉Sha〈圖片〉有關單位提供、網絡圖片



Rene Magritte(雷內.馬格利特 1898-1967)是比利時超現實主義畫家,並且因為其超現實主義作品中帶有些許詼諧以及許多引人審思的符號語言而聞名。他的作品對於許多觀察家對於事先設想現實狀況的情況提出挑戰,並且影響今日許多插畫風格。


珍貴相片及影片


展覽所有相片原檔及影片,分別由兩位歐洲私人收藏家,比利時馬格利特基金會及比利時博物館Museum of Photography Charleroi 慷慨借出。展覽由博物館總裁Xavier Canonne 策展,共分為六個部分,不隨時序地呈現馬格利特的生活,以至其家人和朋友,讓觀眾透過其相片及家中影片,同時探索藝術家創作歷程和看到他生活軼事。這些相片及影片於70 年代才被發現,當時馬格利特已離世超過十年,因此相當珍貴。


展覽首部分由展現馬格利特日常生活的A Family Album(「家庭相集」)開始,其後A Family Resemblance(「相近之處」),則讓觀者更加了解他與布魯塞爾的超現實主義社群的關係。緊隨的Resembling a Painter(「畫家之路」)會帶來一系列馬格利特與其畫作的即興合照,凸顯他的幽默個性。


想看反映這位藝術家的工作過程,以及其照片、電影和畫作之間的聯繫,不可錯過三個部分 ──「Photography Enhanced」(「攝影靈感之源」)會透過他畫作的複製品,展示其照片如何成為他的靈感泉源;在The Imitation of Photography: Magritte and the Cinema(tography)(「馬格利特與電影」)區域,一系列相片連同精選的馬格利特影片,展示他如何受當時仍是嶄新媒介電影影響。


最後以他的名畫The False Mirror(「虛假的鏡子」)來命名,希望透過一系列於他不同時期拍攝的人像照,帶領觀眾進一步探索其創作歷程。



【雷內.馬格利特:影像透視 ─ 照片與錄像】
日期:1月19日至2月19日
地點:ArisTree - 鰂魚涌英皇道979 號太古坊康橋大廈1 樓
費用:全免



【知多啲】
超現實主義(法語:Surréalisme)是在法國開始的文化運動,於1920年至1930年間盛行於歐洲文學及藝術界中,反對既定的藝術觀念,主要思想依據為佛洛伊德的潛意識學說。透過作品呈顯無意識的世界,用奇幻的宇宙取代現實,創造出超越現實的景象。



圖說
1)René Magritte painting La Clairvoyance, 1936
照片展示他坐在畫架前方,畫面如同他在畫布上畫下自己一樣。這種「鏡中鏡」(miseen-abyme)風格超越記錄的概念,亦顯示馬格利特以攝影作為靈感來源。


2)La Clairvoyance, 1936 Oil on canvas(只供參考相似畫作,不會於展覽展出)


3)Rene Magritte and The Barbarian, London Gallery, London, 1938
馬格利特跟一幅在二戰時期倫敦大爆炸中損毀的親筆畫作《TheBarbarian》合照。相片中的他正在模仿其小時候在默劇及小說中認識的角色 ── 犯罪高手Fantômas 的招牌姿勢。相片亦展示馬格利特喜愛在鏡頭前鬼馬扮演,並帶出電影對超現實藝術家的深遠影響。


4)The shadow and its shadow, 1932
馬格利特的妻子Georgette 面向相機,刻意凝視鏡頭,而馬格利特則站在她身後,把右手放在她的手臂上。馬格利特更將這自主創作的攝影畫作轉移到畫布上。


5)The oblivion seller, 1936
Georgette 如在沙上飄浮……照片展示一個即興的構圖 ── 馬格利特將他的煙斗及妻子的項錬放在她的秀髮旁,再拍下這張照片。而放在妻子身旁的物品亦經常出現於馬格利特的畫作之中。


6)Shunk Kender Ren Magritte and The Likeness(from The Eternally Obvious), about 1962 (Private collection, Brachot Gallery, Brussels)
貫徹經典畫作的「遮面」路線。

您可能有興趣: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