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10月 02日
星期日
   | 气 温 : 30 度
搜寻新闻
繁体中文
即时新闻 视频新闻 要闻港闻 社 评国际两岸 财 经 娱 乐 体 育 马 经 副 刊 昔 日电子报

周一 财女心经 - 李翠芬 - 投资人失业 转行送外卖
发佈日期 : 2022-07-04

李翠芬


失业两个月后,翟远终于决定和17万本科生、6万研究生一样,成为外卖骑手。他此前供职于一家腰部投资机构,主要看互联网赛道。两个月前,他所在的小组「全军覆没」。公司还算厚道,给了他们「N+1」的补偿。


 


投资人天生对风险警觉,但翟远没有预想到会这么困难──几乎所有还在招人的投资机构他都投递了简歷,但未收到回復;他想着要不去大厂做商业分析师吧,可是大厂也没有「坑」;要不回老家考公务员吧,但一想到公务员的收入,他还是放弃了。


 


投资人曾经是个羡煞众人的行业。刚刚入行的90后、95后们还未脱去脸上的稚嫩,嘴里却谈着几个亿的项目。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部分刚刚入行的投资人和普通打工人一样,入行底薪在12,00015,000元之间徘徊,住在出租屋,吃着黄焖鸡米饭,如果投不到项目,可能随时被Pass


 


TikTok首席执行官周受资的经歷,简直是所有投资经理梦幻的职业路径。在DST投中了小米,随后去小米任CFO,再后来跳去TikTok。只是现在,互联网「低垂的果实」几乎被摘完了,曾火得一塌煳涂的消费行业正在降温,越来越多投资人发现,想要復刻周受资的神话已经不太现实。好项目少了,LP(有限合伙人投资者)的钱包瘪了,一个月投四五个项目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復返了。大部分投资经理现在面对的现实是,1年也完不成1个项目。


  


投资人居然也失业了 


  


95后消费领域投资人向杉从某投资机构离职,这是一次非主动选择的离职。公司自上而下下达裁员名额,三十几人的投资团队,需要缩减78人,他所在的并购组直接被淘汰出局。


 


直属领导也担心他们失业,所以给几人提供了备选方案,比如可以去他们投资并购的公司做投后工作。但条件是,薪资待遇减少三分之二,并且需要从北京搬至投后公司所在的二线城市。接受变相裁员的苛刻条件,「苟着」,还是直接裸辞,向杉纠结了近半个月,他还是每天到公司上班,跟原来的同事还在一个办公室,但他已经没有了讨论项目的权利。挫败感与落差前所未有,终于没能说服自己学会妥协,挣扎了半个月后,向杉最后毅然决定离职。


 


 不止向杉。洪浩所在的小组在去年刚刚经歷了无差别裁员,部分投资总监以下人员全部裁掉。洪浩供职于一家信託基金,而他所在的组主要看一级市场:互联网+科技领域。


 


洪浩和向杉意识到,最好的时机或许真的过去了。滚烫的十年:一周见十几个创业者,一月投三四个项目。过去十年,是中国互联网蓬勃发展的十年,也是中国投资行业蒸蒸日上的十年。


 


阿里巴巴、腾讯、百度这样的初代超级互联网公司的股东名单以海外机构为主,本土机构并不多,而字节跳动、快手、滴滴、拼多多、小米等公司的股东名单,都有至少一家本土一线基金。


  


2014年之后 VC/PE机构勐增


 


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终端统计,2015111月共披露796支基金开始募集或成立,总目标募集规模达到1,626.06亿美元,目标募集规模达到了近几年来的峰值;2015111月共披露出1,055支基金募集完成,披露的募集完成基金的金额规模为472.95亿美元。2015111月国内创投市场共披露2,506起案例。2013年,这一数字还是1,335宗。


 


人才永远顺着钱的方向流动。一种在行业流传的说法是,2017年中国一级市场投资人就已达到了20万。一位机构合伙人用「疯狂扫货」来形容当时的情景,夸张的时候,一个月就能投三四个项目。


  


这种火热持续到2020年。只不过从当初的互联网投资热,转移到了消费领域。2020年,项目集中爆发时,投资人一周需要约见十几个创业者。每天从早忙到晚,除了跟项目的人聊,还要做内部汇报,以及跟同行、FA(财务顾问)之间交流。


 


在外界看来,投资人代表着行业认知天花板,他们能提前预判未来35年甚至十年的发展趋势。手握重金,掌管着一家家创业公司的生杀大权。他们个人财富积累速度也很快,不仅领着高于同龄人的薪资,每年底还可凭借出手的投资项目拿到丰厚的分红(投成奖+跟投奖)。


  


半年投不中一个项目


 


过去十年,中国本土的投资市场遵循着一个共同的逻辑:只要疯狂增长,挤进第一梯队,便有源源不断的融资来续命,扩张是他们最先考虑的事情,而不是利润。但现在,投资逻辑发生了变化。去年下半年开始投资人就开始提,要维持公司自造血能力,即向被投公司要盈利。对于公司赢利性要求变高,对于赛道更谨慎。


 


过去,投资人认为,只有百亿以上规模市场的品类才有机会生长出大公司。但现在大家的思考是,品类大意味着竞争也会激烈,必须拥有足够强的逻辑才能支撑是否出手。当然,这其中更重要的要求是利润。


 


募资变得极其艰难。一些VC很早跟LP沟通,很多属于双方签完了协议,但并未打款。这时候就很容易出现分叉口,整个行情不行了,不少LP撕毁协议不再打款。一位投资人称,不少美元投资机构,被LP撤资,相当于直接没有子弹,情况非常惨。LP愿意遵守协议打钱,机构这边也几乎没有项目可以出手。


 


一位二线机构合伙人表示,现在机构投项目不像去年手松,去年可投可不投的项目还会看一看,今年就干脆不看了。机构理性了,项目也理性了。项目少了,奖金少了,所有的一切释放出一个信号,没有那么多项目,没有那么多钱,投资机构也不再需要那么多投资人了。


  


VC投资人出路在何方


 


不少投资人和投资机构开始寻找出路。刘敏曾经是一家小型投资机构的合伙人,但现在她的职务更确切地说,是一家跨境电商公司的合伙人,她看好东南亚市场。理由是,既然投不到好项目,看到合适的不如自己下场创业。


 


FA并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2022年一季度中国VC/PE市场投资交易均值断崖式下跌,仅为2731.73万美元,环比下降25%,同比下降22%20225月,投资案例数量393起,投资规模63.03亿美元,在年后国内疫情反復影响下,投资市场持续下沈,在本期投资规模降至冰点,仅不足百亿美元。


 


VC不出手投资,FA自然也拿不到分成。一位此前消费行业的FA,从去年开始就在陆续减少FA方向的工作,他的大部分时间参与一个和消费无关的创业项目,偏企业服务方向。消费投资人转型难度比较大,向杉担心转不了行。论技能,他觉得投资人访谈调研属于比较虚的能力,没有一技之长。宇宙的尽头是考公务员成了行业共识,他在想要不要考公务员,毕竟公务员不会失业。


 


投资天生是一个风险游戏,他们是风口的最佳捕手。今年,大部分投资人开始转行,从消费、互联网到科技、元宇宙、Web3。一位投资人表示,现在投资真的很惨,只有看Web3的在扩编。在控制通胀的新一轮週期里,最好就是别乱动。啥领域都有门槛,但搞投资就是要学,但最大的门槛对于投资行业来说就是募资,现在募资真的很难。


 


但科技、元宇宙、Web3并没有想象中光鲜。一位FA去年曾向一知名机构合伙人推荐过元宇宙的项目,但对方的回答是,项目太多了太乱了,暂时不出手,不出手意味着不会失误,也意味着可以将投资机构日常的开支降到最低,因为投资经理不用每天到处「飞」,做访谈和尽调了。


「能躺平就躺平吧」,这是现在大部分投资人内心最真实的心声。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