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10月 23日
星期三
   | 氣 溫 : 24 度
搜尋新聞
簡体中文
即時新聞 視頻新聞 要聞港聞 社 評國際兩岸 財 經 娛 樂 體 育 馬 經 副 刊 昔 日電子報

她登上華山
發佈日期 : 2017-09-18

九月十二日,葉建源登上西嶽華山。

【終身教樂/葉建源】


穎是一位寡言的女孩子,留學英國,習慣獨處。寡言慢熱,是一種性格,無所謂好壞。但她有一個問題,是畏高。而這一次,我們要登上華山!對,就是鼎鼎大名的西嶽華山,「華山論劍」的那座華山!


我們一行十多人,不少是退了休的老師,當中有幾個畏高的,聽說要乘搭登山吊車,早已經打退堂鼓了。其餘人等,興緻勃勃,希望一睹華山的雄偉景色,包括我在內。中國最著名的五嶽,加上喜馬拉雅山,我都不曾遊過,只去過浙江的雁蕩山,而且只是在山腰盤桓,因此這次面對西嶽的挑戰,特別緊張興奮。


特別緊張興奮,是一點都沒誇張的。臨行前,有人提起唐朝大文豪韓愈的故事,這位韓文公不惜得罪皇帝,抨擊佛老不遺餘力,天不怕地不怕,卻被華山蒼龍嶺的萬丈懸崖嚇到腿軟,要投書求救,最終要勞動地方官派人救下山來,成為他老人家一生中最大的糗事!而穎的媽媽年輕時曾經攀登華山,給我們看一張當年發黃的照片,但見穎媽媽扶着鐵索,在懸崖峭壁之間不足一呎寬的窄道攀援前進,單看照片已叫人驚心動魄!一男一女,一古一今,一個嚇破膽而另一個很大膽,成了鮮明的對照,但兩者卻都傳遞着一個相同且強烈的信息:華山,不易攀啊!


今天登山已容易得多了。穎媽媽當年從山腳一步一步爬到山頂,還要在山上歇息兩晚,都被索道(吊車)取代了。儘管如此,華山依然雄偉,當吊車翻過一個又一個山嶺時,一個山谷比一個深,那草木不生的高峻山嶺竟然是一整塊又整塊的巨石,從山峰之巔直墜向山腳似的,叫坐在吊車內的我們也不禁大驚小怪地呼叫起來,不斷舉機拍照。
到山嶺之上,依然要走不少路,從西峰走到北峰,期間夾雜不少陡峭和高峻的路段。穎依舊寡言,舉步維艱,沉默地跟着大隊緩緩前進,在海拔二千米之上,每走一步對她都不容易。


在西峰山脊的小路上,兩邊都是陡坡,她獨自一人,如履薄冰般彳亍前行,一步一步。在一個觀景台上,她不敢靠近欄杆,我們陪着她,鼓勵她伸手扶着欄杆,扶定了,再把身體靠前去;而她,緩慢地挪移着身軀,一寸一寸,終於站在欄杆旁邊,遠眺壯麗的華山景色。我不知道她此際心跳急促到甚麼地步,只知道她站穩之後,拿起心愛的菲林相機為華山拍照。
征服華山!穎成功了,成功地突破了自己的限制。我想她一定為此而高興不已。其實為此的高興的,何止是她,還有穎媽媽,以及我們一班長輩──因為我們知道,憑着堅定的意志和踏實的腳步,今後她會征服更多有形無形的崇山峻嶺。

您可能有興趣: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