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01月 19日
星期六
   | 氣 溫 : 20 度
搜尋新聞
簡体中文
即時新聞 視頻新聞 要聞港聞 社 評國際兩岸 財 經 娛 樂 體 育 馬 經 副 刊 昔 日電子報

收緊長者綜援 首誅梁振英 凸顯建制議員盲撐惡果
發佈日期 : 2019-01-11


政府收緊長者領綜援的年齡由60歲提高至65歲,全城怒轟帶頭「虐老」。平情而論,責任最大是前特首梁振英,因他是這惡政的始作佣者,而俗稱「保皇黨」的建制派議員則助紂為虐,是「盲撐」政府的後果。


今次事件反映了本報一再強調的「立法會已失去制衡能力」,雖然有個別民主派議員「企硬」反對新政策,但勢孤力弱,政府在「保皇黨」護航下,未有把反對聲音記在心。現屆特首林鄭月娥如用「補漏拾遺」花招,或可勉強平息外界爭議,詎料她發表諉過議員的言論,顯見缺乏政治智慧,自惹火頭。


林鄭月娥昨天出席立法會問答會時,多名議員不滿政府調高長者申領綜援的門檻,林鄭回應質詢時說:「當初由60歲增至65歲是各位(議員)批准」。此番言論即令事件演化成政治風波。


綜觀今次事件,我們認為,議員與政府均有責任,前者更應承受較大責任,因俗稱「保皇黨」的建制派議員在政策及條例審議工作未有認真及盡力做好把關,一味只從政治角度去考慮問題,「盲撐」政府,忽略了代議士的角色,未有就政策不完善發表意見供修改,事後追悔亦無用,同樣是有份造成惡政。曾明確表達反對立場的只有民建聯梁志祥。


民主派反對的立場清晰,翻查資料,民主派議員張超雄於2017年及2018年均曾在福利事務委員會會議提出動議,促請政府立即擱置將長者綜援年齡收緊至65歲等,而公民黨郭家麒、街工梁耀忠、社福界邵家臻、人民力量陳志全、社民連梁國雄及劉小麗等均曾表達反對調高綜援申請年齡的取態,或要求公開諮詢。


在政府層面,未有公開諮詢就改動影響深遠的福利政策,明顯是「裝彈弓」的鬼祟行徑。時任特首梁振英是調高長者領綜援年齡的始作佣者,他於2017年1月18日發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在第194段指出:「將領取長者綜援的合資格年齡由60歲提高至65歲, 配合人口政策延遲退休年齡的方向。新政策實施前正領取綜援的60至64歲長者將不受影響。」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於2018年2月28日發表2018/19年度《財政預算案》,鬼祟地在總目170社會福利署文件中列出「2018至19年度需要特別留意的事項」,包括把領取長者綜援的合資格年齡由60歲提高至65歲;勞福局局長亦無特別說明這點。2018年5月10日,立法會通過《2018年撥款條例草案》三讀;2019年1月7日,社署公布有關安排由本年2月1日起實施。


梁振英提出此惡法,理據闡釋空泛,又無公開諮詢,首當應誅,究竟他是忽發奇想抑或是讒臣提議,則無從稽考,亦找不到有事前曾作公開諮詢的痕迹。


勞工及福利局負責監督社署執行細節,翻查資料,制訂及推出這項政策之時,乃勞福局局長一職處於人事交替的混亂期。在梁振英決定調整這項政策時,時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正是交接之時,張建宗任期至2017年1月16日,因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辭職參選特首,於是梁振英向中央推薦張建宗取代林鄭職務,而張原勞福局局長之職,則交由副局長蕭偉強署任及實任(2017年1月16日─2017年6月30日);直至2017年7月1日林鄭登場,由羅致光接任局長一職至今。


我們估計,政府內部當時可能出現四種情況:一是忙於人事交替,未有專注議員就此政策提出的質疑及批評,無抓緊民意,錯過政策撥亂反正的良機;二是既然預算案撥款是「綑綁式」通過,自然深信惡政都會同時獲通過,故無必要再調整政策;三是梁振英一意孤行,內部反對遭否決;四是張建宗卸下勞福局局長一職後,蕭偉強及羅致光均蕭規曹隨,欠缺敏感度,未有進一步向議員解釋政策或向特首陳明輿論變化,以及時作出適當回應。


2018年3月19日,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召開公聽會檢討綜援計劃,多個出席團體及代表關注政府提出調高長者綜援的申請年齡至65歲,部份意見認為新措施會影響60至64歲有需要的長者,應擱置計劃。換言之,林鄭月娥及羅致光不可能推卸責任,因如稍有政治敏感度及聆聽民意,應可及早撥亂反正。

您可能有興趣: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