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 07月 26日
星期五
   | 氣 溫 : 30 度
搜尋新聞
簡体中文
即時新聞 視頻新聞 要聞港聞 社 評國際兩岸 財 經 娛 樂 體 育 馬 經 副 刊 昔 日

負心郎累髮妻 慘遭情婦「燒炸」
發佈日期 : 2017-03-12

疑兇居住的單位被探員搜查後,相當凌亂。
探員到石梨貝水塘搜索殘肢,小圖為女死者鍾楚娟。
染血漬及火燒痕迹的毛毯,擱在寶湖花園石屎壆上。
圖為女死者鍾楚娟的丈夫羅福成。
疑兇居住的單位被探員搜查後,相當凌亂。
探員到石梨貝水塘搜索殘肢,小圖為女死者鍾楚娟。

「憎死你!幾年前已知你與『祖兒』上床,我現在已知道我要做的事是功成身退……」經營燒臘店的東主羅福成收到一封妻子鍾彩娟的署名信,信中囑咐丈夫取消燒臘店及住宅業權,並附上簽名及身份證號碼。彩娟於7月5日失蹤,阿成已報案;翌日,他接獲上述信件,深感可疑,心底泛起一陣寒意,不相信是妻子所撰,因而更擔心妻子下落,於是再度報案求助,並向警方首次供出包養小三錢燕荷。警方抓住這點重要線索,掩至阿成情婦阿荷的住所調查,赫見屋內廁所外的牆有燒焦痕迹和血漬。這宗轟動一時的命案發生在24年前,即1993年7月。阿成的一段風流史,把髮妻推向慘死的結局,屍身慘遭「燒炸」及斬件棄於荒野。〈Text〉刑鋒 〈Photo〉《成報》資料室


36歲的羅福成在大埔墟開設燒臘店「波仔記」,經營40載,創始人是其父羅波,原名「羅波記」。子承父業,由於價廉美味,「波仔記」相當受街坊歡迎,而阿成的妻子鍾彩娟亦在店內幫手。


情婦頭髮燒焦手有水泡被懷疑


彩娟離奇失蹤四天,大埔警方接手調查。一直苦無頭緒的失蹤案,靠着這封署名信,令阿成懷疑是情婦阿荷所為。探員在阿荷居住的大埔寶湖花園B座16樓一單位內,除了看見牆有燒焦痕迹和血漬外,探員眼前個子矮細的阿荷,頭髮明顯燒焦,臉、手有脫皮,並呈出水泡現象。這些蛛絲馬迹,令探員心知離案件真相近矣,當晚帶走阿荷調查。


1993年7月5日,阿成發現太太彩娟失蹤,雖然曾經接獲一封署名阿娟的分手信,但估計是杜撰,更感擔心,於是報警。其後,警方根據阿成提供的線索,鎖定是情婦錢燕荷所為,將之拘捕。


在警署內,阿荷接受警方調查期間三緘其口,強調自己不知道失蹤的彩娟下落。由於阿荷與10歲大的外孫女同住,警方轉而向她埋手,套取線索。時任大埔警區助理指揮官張文彪率隊,在阿荷的11歲孫女阿儀帶領下,連夜在大埔金山郊野公園石梨貝水塘起獲部分殘肢。警方封鎖現場搜索,找到相信是女死者阿娟的上半截身軀,此時,阿荷才願意向警方和盤托出。


草叢藏人體腸臟 水塘邊發現頭顱


在案發後第二日,即7月8日,負責調查此案件的警員余森權再替錢燕荷落口供,當時,阿荷哭喊着說:「唔關我孫女事,係我殺死阿娟嘅。」接着,阿荷道出案情,並透露已把阿娟的屍首棄於大埔金山郊野公園一帶。


7月9日上午10時,時任大埔警區刑事總督察胡振山率領重案組、俗稱「藍帽子」的機動部隊等逾數十人到一帶進行地氈式搜索。警方先把金山郊野公園停車場一帶範圍封鎖,參與搜索的警員把停車場對落300呎斜坡列作搜索範圍,由於斜坡雜草叢生,警務人員分成3組,先後游繩而下搜索。首先在斜坡左邊20呎盡頭近水塘邊發現一無膠袋包裹的人體頭顱;繼而相距人頭10呎左右的草叢再搜出一些人體腸臟,該些內臟用一個白色膠袋裝着,由左移向右邊,在草叢檢獲一袋肉類,但證實並非人肉,與案件無關。


然而,女死者尚餘的四肢及下半身殘軀則不知所終。警方恐防殘骸棄於水塘內,大約下午2時左右,「特別任務連(SDU)」(即飛虎隊)的「水上攻擊隊」(俗稱水鬼隊)一行六七人亦奉召到場搜索,他們配備潛水裝備,分成兩組,在水塘岸邊50呎範圍內打撈逾一小時,可惜再無發現,搜索及打撈行動歷時五小時,至下午3時半左右結束。


阿娟殘骸遭煎炸 傳「波仔記」曾售


總督察胡振山在現場向記者表示,女死者的四肢及臀部仍未尋回,尋獲的頭顱有明顯燒焦痕迹,五官齊全而切口整齊,相信被人用鋒利菜刀斬斷,但現場無檢獲兇器,警方已把人頭、殘軀由仵工移送至沙田富山殮房,等候法醫進一步化驗,以確定肢解屍體是否屬於同一個人,以及是否曾遭燒過或被油炸。


由於阿成經營燒臘店「波仔記」,街坊之間開始傳出女死者阿荷懷疑把阿娟的殘駭煎炸過後,有說製成「燒肉」,又有說是製成咕嚕肉,放在燒臘店擺賣,部分已落入街坊肚中,相當嘔心,傳聞言之鑿鑿,令大埔區一帶的燒臘店乏人問津,聞「肉」色變。


結識情婦 緣於打錯電話孽緣


究竟阿荷為何要動殺機呢?阿娟年僅33歲,何解阿成會戀上比自己年紀大的情婦46歲阿荷呢?二人的認識原來是因一次打錯電話種下的孽緣。


羅福成於1989年開始,跟大他十多載的錢燕荷譜出一段婚外情,阿娟亦知道這名第三者的存在。


根據警方向阿荷錄取的警誡供詞顯示,7月5日凌晨5時,阿荷與孫女乘的士到畔涌村等阿娟開工,見到阿娟後,便詐稱有事要傾,就帶阿娟返回自己的大埔寶湖花園家中,然後吩咐孫女先行入房睡覺。


阿荷央求阿娟不要取消利運街的燒臘店牌照,但死者告之數日前已給「區域市政局」取消,阿荷於是說不如叫阿成替她續牌,並要阿娟「畀番」一萬元,給她清還拖欠三個月的檔口租金,但阿娟拒絕。7月5日上午10時,二人到街上買飲品和蛋糕,返回上址繼續傾談到深夜,當再次談到錢銀問題,阿荷就顯得異常惱怒,因阿娟欠其錢未還,又沒有存錢入其戶口,瞬間阿荷就入房取孭帶把阿娟綁在椅上,然後用另一帶勒斃阿娟。


殺人後 女兇手異常冷靜返回店舖煮齋


殺人後的阿荷用毛巾蓋屍體後,異常冷靜地返回店舖煮齋,裝作沒事一樣。


翌日,即7月6日上午10時許,阿荷曾到商場購買藥膏,自稱煮齋時燒傷了臉部。阿荷返回寶湖花園家中,突然悲從中來,對着阿娟的屍體哭喊着說:「對唔住,對唔住,我唔想㗎!」阿荷一邊替自己敷藥之餘,想起不如把屍體燒掉,一了百了。於是,她又跑到街上買火酒,返家後,她把死者屍身拖到廁所時,此時,突雙腳一軟,跪在地上哭起來。


片刻,阿荷又走上街買回元寶,返家後,繼續把屍身拖進浴缸,在屍身上鋪上金銀衣紙,再把火酒淋在屍身上,用打火機點燃,一直燒至火種熄滅,也不知燒了多久。此時,阿荷的孫女阿儀突然睡醒,要如廁,被告着她到樓下的公廁,順便買些東西。


在阿荷燒屍後,阿成曾來電,吩咐她執拾家居,謂稍後有警察上來調查。


事實上,阿娟失蹤當日,阿成曾數度致電阿荷家中查詢阿娟下落,當時阿荷在電話中曾着阿成不要報警,說遲些死者便會返家。此時阿成已懷疑太太失蹤,可能與阿荷有關,並跟她說:「如果你捉咗佢,就請你放人,唔好為難阿娟。」阿成並告訴阿荷會向警方報案,以尋找太太,惟阿荷一直求他看在兒子分上,不要報警。由於久久不見阿娟下落,阿成和外父於7月6日晚上8時許前往報案。


阿荷聽過阿成電話後,十分驚慌,連忙入廚房取出菜刀,把燒過的屍體斬開一塊塊,也沒數下斬了多少塊。事後,阿荷用了三個白色膠袋把斷肢殘骸裝起,大約晚上8時許,跟孫女搭的士到大埔馬騮山,把膠袋丟棄到山邊三個不同地點。警方搜獲相關證物,包括在案發現場找到的菜刀、火酒、毛巾等。


11歲孫女午夜赫見燒焦肉及一隻手指尖


孫女阿儀在外祖母被捕後,曾告訴警察,說自己稱呼其外祖母做「阿姨」,叫女死者鍾彩娟做「阿姣」。阿儀說,當晚自己睡醒了一次,她從房門外一看,看見「阿姣」(即阿娟)被一條粉紅色孭帶綁在椅上。次日上午,阿儀起床,欲進廁所,卻發現廁所門上鎖,並冒出黑煙,傳出味;據阿儀形容當時聽見廁所內響起「卜卜」聲。之後,臉上有明顯燒傷痕迹的「阿姨」出來,着外孫女不要進廁所。


最令人吃驚的,是阿儀告訴警察當時已知「阿姨」殺了人,並用化學藥物溶屍,好似自己從前看過的小說情節一樣。阿儀續說,當再返回家時,發現桌上擺放了三袋白色膠袋的東西,她於是打開其中一袋看,赫見到一隻手指尖,以及一塊塊燒焦的肉;阿儀說,相信那些肉是「阿姣」的。


(大埔炸屍案‧下期續)


(香港奇案逢周日刊登)


 

您可能有興趣: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