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12月 05日
星期六
   | 氣 溫 : 19 度
搜尋新聞
簡体中文
即時新聞 視頻新聞 要聞港聞 社 評國際兩岸 財 經 娛 樂 體 育 馬 經 副 刊 昔 日電子報

向梁振英擲三文治案 吳文遠上訴得直 質疑遷就梁振英 法官:檢控決定令人不安
發佈日期 : 2019-03-07

■吳文遠質疑律政司的檢控決定含政治因素。
梁振英案發時為時任特首。(資料圖片)
高等法院法官邱智立在判詞中指出,對於控方不直接控
■吳文遠質疑律政司的檢控決定含政治因素。
梁振英案發時為時任特首。(資料圖片)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於2016年9月4日立法會選舉投票日涉向時任特首梁振英投擲「臭魚」三文治,卻誤中梁身旁的署理總督察劉泳鈞。吳翌年經審訊後,被裁定普通襲擊罪成並遭判囚3星期。吳就定罪及刑罰向高院提出上訴。高院昨判吳得直,撤銷相關定罪及判刑。法官指案中沒有足夠證據證明總督察是否有受到襲擊,而案中卻有充足證據證明吳襲擊梁振英,控方卻不直接控告吳襲擊梁,若控方基於梁是時任行政長官,為免傳召他出庭作供而作出不合常理的檢控決定,做法值得商榷且令人不安。本報法庭組報道


高等法院法官邱智立在判詞指出,不接納吳文遠解釋真誠相信梁振英會同意被人扔三文治。梁振英作供時稱當時情況令他驚慌,明顯憂慮會受到非法武力侵犯,吳文遠的行為構成對梁振英的普通襲擊。普通襲擊是一個普通法罪行。根據判詞指出,本案中就這罪行,控方必須證明:(一)上訴人故意襲擊梁振英;(二)這個襲擊是非法的;


(三)梁振英不同意被襲擊;(四)上訴人知道梁振英不同意被襲擊,或罔顧他是否同意被襲擊。當然控方亦要證明控方第二證人(即署理總督察劉泳鈞)亦是這個襲擊的受害人及「惡意轉移」適用於本案。


只檢控襲擊總督察而非梁 不合常理


不過,邱官指出:「有一點令本席大惑不解的,就是為甚麼控方不直接控告上訴人普通襲擊梁振英先生,而選擇以控方第二證人(即署理總督察劉泳鈞)作為受襲擊者。」邱官續指出:「案中有充足的證據證明上訴人觸犯了普通襲擊梁振英的罪行。如果因為梁振英是當時的特首,檢控當局為了要避免傳召他作為控方證人而作出這樣選擇的話,那檢控當局就是因為一個人的原故或要遷就一個人,而作出一個表面看來不合常理的檢控決定。這做法明顯地是值得商榷和令人不安的。」邱官補充:「當然本席必須指出,本席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亦不會作出揣測。」


邱官表示,原審裁判官是在「惡意轉移」的基礎上,裁定吳文遠普通襲擊署理總督察劉泳鈞的罪名成立,但沒有分析這個原則如何應用於本案。邱官分析,三文治扔中警員有不同可能的情況,如果警員不知三文治會否扔中他,但擔心被扔中而伸手檔格,吳文遠便罪名成立。如果三文治不會打中警員,他只是自然反應,或因為受過訓練伸手去擋,這就不構成普通襲擊。在新聞片段之中,只見劉表現輕描淡寫,態度從容地前行,只稍為郁動雙手,完全沒有停步或遲疑,根本看不到半點憂慮當場被即時襲擊的表現。由於原審沒有證據顯示屬於哪個情況,所以定罪不安全和不穩妥,撤銷定罪。


吳文遠在庭外稱,對案件上訴得直感到意外,讚揚法官觀點精闢,強調本案是政治檢控,他針對的對象由始至終都是梁振英,他不會改變的抗爭方式。正在北京列席港區政協小組會議的梁振英,則未有回應裁決。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