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10月 19日
星期一
   | 气 温 : 24 度
搜寻新闻
繁体中文
即时新闻 视频新闻 要闻港闻 社 评国际两岸 财 经 娱 乐 体 育 马 经 副 刊 昔 日电子报

开埠以来判刑最重暴动罪 法官轰参与暴动咎由自取
发佈日期 : 2018-06-12

梁天琦(左三)、卢建民(左二)及黄家驹(左一)于
卢建民被判入狱七年,是多宗由「旺角暴动」延伸的检
梁天琦(右二)乘囚车准备服刑。
梁天琦(左三)、卢建民(左二)及黄家驹(左一)于

前年农历新年发生的旺角暴动,高院陪审团早前裁定首被告梁天琦和第三被告卢建民暴动罪名成立,同案的黄家驹开审前已承认一项暴动罪,昨天判刑。法官彭宝琴重囚梁天琦监禁6年、卢建民判监7年、认罪的黄家驹就判监3年半。彭官痛斥被告选择参与暴动是咎由自取,法庭不能接纳以政治诉求为求情理由。本案暴动规模大、暴力程度极严重,对市民人身安全造成极大危险,而且是有组织的,必须判处阻吓性刑罚。本案是旺角暴动案首宗在高院审理及判刑的案件,为涉及旺暴案中判刑最重,亦是开埠以来,判刑最重的暴动罪。


本报法庭组报道


梁天琦于判刑时一直望向公众席,当获悉被判监六年后,他亦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续望向公众席,又向女友所在的公众席方向飞吻。至于卢建民闻判后即脸如死灰,并一直呆呆坐着,至于黄家驹则表现冷静。当散庭时,众支持者即向梁天琦大叫加油、「顶住」及「等你出嚟」等,梁则向他们报以微笑。


200人狂殴10警 足见暴力


法官彭宝琴判刑时指出,虽然辩方称案件涉及社会政治因素,但多宗案例清楚表明,法庭不能接纳以政治诉求为求情理由,法庭只会关注案中暴力及破坏社会安宁的程度。处理案件时,只有守法及违法之分,绝不容许将民生或政治诉求诉诸暴力行为。今次事件的背景不能用作求情理由,否则会令社会得到错误信息,以及只要对政府及社会不满便可诉诸暴力。


彭官形容当晚暴力行为是大规模、有组织、有计划,案情极之严重,地点在人流畅旺的闹市,对市民安全构成极大危险,不接受辩方所指,只考虑个别被告行为严重性,因今次罪行正正是以聚众方式,肆意作出违法行为。被告选择参与是咎由自取,法庭判刑会以控罪,整体暴力情况作考虑。


梁教育背景非有力减刑因素


就梁天琦涉及的亚皆老街暴动罪,法官指斥案情极严重,包括有人无故从后袭击正清理路障警员,聚集约200人,警方只有约10人,双方强弱悬殊,事件中两名警员有1%至2%永久伤残,足见事件的暴力程度。群众袭击警员,毫不留情对他们拳打脚踢,警员两次鸣枪,群众才停下来。之后继续追赶、袭警,亦有人纵火烧杂物。


虽然梁天琦有关砵兰街暴动罪未有有效裁决,但他当晚9时已到场,一直观察事件情况,演进,知悉有人冲击警方但没有离开,之后主动重复袭击警方,显然是积极参与,六年量刑起点是合适。梁是学生身分在刑期上不会有优势,法庭判刑需考虑公众利益。梁天琦的教育背景没有有力减刑因素,判监禁六年。另外他早前承认一项袭警罪,因认罪减刑后,判囚一年,两项刑期同期执行。


同案的卢建民涉及砵兰街的暴动罪,法官指斥他早已在场,11次向警投掷杂物,不理劝喻,暴动规模大、极严重,人数多达500人,他们与警方对峙4小时。当晚是大年初一,人流极多,对市民人身安全造成极大危险,参与的人戴口罩、自制盾牌,肯定是有组织、有计划。法官指卢建民不理劝喻,积极参与暴动,以7年监禁为量刑起点,同样没有减刑因素,判囚七年。而黄家驹因认罪获减刑,加上当晚参与程度较少,判囚三年半。


卢仇警 11次掷物 积极参与暴动


代表梁天琦的资深大律师蔡维邦到羁留室与梁天琦见面,他说会考虑就刑期上诉,据了解梁天琦不倾向就刑期上诉,因考虑到有加刑风险。判刑最重的卢建民,其代表律师刘伟聪就表明会上诉。黄家驹的代表律师姚本成同样指会就刑期上诉。


梁天琦的社交网站专页昨午发帖,上载梁于判刑前写下的文章,称近年的风波,重新学会很多写在纸上的道理,认为就算穷此一生都不够报答父母亲的恩情,而如果他能够吸取今日的教训,继续为下一代的未来而奋斗,相信父母也会为之而高兴。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