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11月 21日
星期四
   | 气 温 : 24 度
搜寻新闻
繁体中文
即时新闻 视频新闻 要闻港闻 社 评国际两岸 财 经 娱 乐 体 育 马 经 副 刊 昔 日电子报

以创作寻找社会问题答案 黄智铨回家 灵感自然来
发佈日期 : 2018-04-01

黄智铨简歷
黄智铨认为,当别人看到其作品《奔忙》所表现出的忙
《奔忙》的外观灵感,源自位于中环的香港摩天轮。
中环是香港其中一个最忙碌的地方。
黄智铨简歷
黄智铨认为,当别人看到其作品《奔忙》所表现出的忙

术与生活息息相关,在香港土生土长的艺术家黄智铨,其设计灵感大多是从生活中可接触或有感触的事物而来。黄智铨曾经到加拿大修读硕士,他接受《成报》专访时表示,香港始终是成长的地方,加拿大的一位老师亦曾说过:「如果你觉得你是属于那个地方的话,你在地下见到一个垃圾,你是会拿起相机拍照?还是你会拾起来丢掉它?」正因这句话让他细想,觉得自己在加拿大只是一个观察者,香港才有家的感觉,于是回港发展。


记者胡静娴报道


黄智铨生于1987年,曾夺2014年香港艺术发展奖艺术新秀奖(媒体艺术),其作品《奔忙》正参与「在路上:中国青年媒体艺术家」展览。他曾经在加拿大蒙特利尔Concordia University修读硕士,主修雕塑,但最终选择回香港发展,主要有两个原因。他表示,其中一个原因,是始终觉得香港是灵感来源,有家的感觉,而另一个则是认为香港有很多问题,自己最敏感的题目亦是关于香港,而他喜欢解答。


摇摇板不断尝试找平衡


黄智铨认为,每一个人创作的动机都是想寻求一些答案,一些人会直接以大的社会议题来进行解答,而他则是以社会带给自己的感觉,影响着自身的问题来引伸出一个答案。他认为,在解答自己的问题时,便已解答了同是生活在这地方的人存在的问题。黄智铨毕业后的作品《瞇》,使用了多面镜子来表达他对城市阳光的感觉:「香港很少机会可以直接看到阳光,都是经过大厦反射才看到。」在这个作品,他虽然没有直接以城市的繁华发展,渐渐令香港人远离了最自然的接触或生活为创作理念,但却不禁令人反思在繁喧的城市中,人们多久没有感受日光的沐浴。


至于作品《奔忙》,是一个自我平衡的摇摇板,当中加入了一段特制的小号录音,机器不断地尝试找平衡,但总是会倾向于另一端,不断的运作使它变得忙碌。《奔忙》以中环渡轮码头及附近的摩天轮为雕塑外观灵感,黄智铨指出,因为中环是最忙碌的地方,加上第一次展出的地点是中环,想回应这地方,于是引用了,而《奔忙》便是一个较为直接表现出他对香港忙碌生活的感受。他表示,当时自己处于一个忙碌的状态,而别人看到作品所表现出的忙碌时,也会有所感受。


最大问题出在「无力感」


对于香港城市的变迁,黄智铨表示:「在德国的大厦是不可以兴建得比教堂高,这可能对于德国人而言,他们的城市不能推陈出新的发展,但在香港其实没有这样的规限。」只是有些变化还是会令人感到慨嘆,就如他的作品《最后那十三街》:「到十三街时看到那些旧楼,感觉像小时候的香港。十三街的设计很有趣,人们可以由第一条街走后楼梯到第二条街,这样上上落落,这种贯通是以前才会有,在现在的建屋方式下早已不再。」


他认为,楼梯很重要,是以前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方式,但现今由升降机所取替。以前邻里在楼梯碰面时闲聊几句的互动,在城市变迁及发展下, 旧有建筑及情感也惭惭流逝和淘汰,失去了以前人与人之间独有的沟通方式。


如果真要举出香港存在的最大问题,黄智铨表示,香港给人有一种「无力感」:「付出很多去做某些事情又或是一直做了很多事,但终会发现是徒劳无功。」对于这样的社会问题,他表示,自己也不能改变整个为社会,但仍会以自身的感受和心理状态,以及人们微小的心理状态去观察,并为之解答。

您可能有兴趣: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