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07月 19日
星期五
   | 氣 溫 : 32 度
搜尋新聞
簡体中文
即時新聞 視頻新聞 要聞港聞 社 評國際兩岸 財 經 娛 樂 體 育 馬 經 副 刊 昔 日電子報

以創作尋找社會問題答案 黃智銓回家 靈感自然來
發佈日期 : 2018-04-01

黃智銓簡歷
黃智銓認為,當別人看到其作品《奔忙》所表現出的忙
《奔忙》的外觀靈感,源自位於中環的香港摩天輪。
中環是香港其中一個最忙碌的地方。
黃智銓簡歷
黃智銓認為,當別人看到其作品《奔忙》所表現出的忙

術與生活息息相關,在香港土生土長的藝術家黃智銓,其設計靈感大多是從生活中可接觸或有感觸的事物而來。黃智銓曾經到加拿大修讀碩士,他接受《成報》專訪時表示,香港始終是成長的地方,加拿大的一位老師亦曾說過:「如果你覺得你是屬於那個地方的話,你在地下見到一個垃圾,你是會拿起相機拍照?還是你會拾起來丟掉它?」正因這句話讓他細想,覺得自己在加拿大只是一個觀察者,香港才有家的感覺,於是回港發展。


記者胡靜嫻報道


黃智銓生於1987年,曾奪2014年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新秀獎(媒體藝術),其作品《奔忙》正參與「在路上:中國青年媒體藝術家」展覽。他曾經在加拿大蒙特利爾Concordia University修讀碩士,主修雕塑,但最終選擇回香港發展,主要有兩個原因。他表示,其中一個原因,是始終覺得香港是靈感來源,有家的感覺,而另一個則是認為香港有很多問題,自己最敏感的題目亦是關於香港,而他喜歡解答。


搖搖板不斷嘗試找平衡


黃智銓認為,每一個人創作的動機都是想尋求一些答案,一些人會直接以大的社會議題來進行解答,而他則是以社會帶給自己的感覺,影響着自身的問題來引伸出一個答案。他認為,在解答自己的問題時,便已解答了同是生活在這地方的人存在的問題。黃智銓畢業後的作品《瞇》,使用了多面鏡子來表達他對城市陽光的感覺:「香港很少機會可以直接看到陽光,都是經過大廈反射才看到。」在這個作品,他雖然沒有直接以城市的繁華發展,漸漸令香港人遠離了最自然的接觸或生活為創作理念,但卻不禁令人反思在繁喧的城市中,人們多久沒有感受日光的沐浴。


至於作品《奔忙》,是一個自我平衡的搖搖板,當中加入了一段特製的小號錄音,機器不斷地嘗試找平衡,但總是會傾向於另一端,不斷的運作使它變得忙碌。《奔忙》以中環渡輪碼頭及附近的摩天輪為雕塑外觀靈感,黃智銓指出,因為中環是最忙碌的地方,加上第一次展出的地點是中環,想回應這地方,於是引用了,而《奔忙》便是一個較為直接表現出他對香港忙碌生活的感受。他表示,當時自己處於一個忙碌的狀態,而別人看到作品所表現出的忙碌時,也會有所感受。


最大問題出在「無力感」


對於香港城市的變遷,黃智銓表示:「在德國的大廈是不可以興建得比教堂高,這可能對於德國人而言,他們的城市不能推陳出新的發展,但在香港其實沒有這樣的規限。」只是有些變化還是會令人感到慨嘆,就如他的作品《最後那十三街》:「到十三街時看到那些舊樓,感覺像小時候的香港。十三街的設計很有趣,人們可以由第一條街走後樓梯到第二條街,這樣上上落落,這種貫通是以前才會有,在現在的建屋方式下早已不再。」


他認為,樓梯很重要,是以前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方式,但現今由升降機所取替。以前鄰里在樓梯碰面時閒聊幾句的互動,在城市變遷及發展下, 舊有建築及情感也慚慚流逝和淘汰,失去了以前人與人之間獨有的溝通方式。


如果真要舉出香港存在的最大問題,黃智銓表示,香港給人有一種「無力感」:「付出很多去做某些事情又或是一直做了很多事,但終會發現是徒勞無功。」對於這樣的社會問題,他表示,自己也不能改變整個為社會,但仍會以自身的感受和心理狀態,以及人們微小的心理狀態去觀察,並為之解答。

您可能有興趣: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