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08月 11日
星期二
   | 氣 溫 : 29 度
搜尋新聞
簡体中文
即時新聞 視頻新聞 要聞港聞 社 評國際兩岸 財 經 娛 樂 體 育 馬 經 副 刊 昔 日電子報

警員執法 同樣面對自身安危 阻截瘋狂駕駛不應停止 否則危害更大
發佈日期 : 2018-04-16


藍田啟田商場前晩11時對開發生瘋狂駕駛事件,一名私家車男司機伏在軚盤上,當警員上前了解之際,他突然高速越過行車綫,再剷上行人路,撞毀一個巴士站燈箱,行人紛紛走避,肇事車輛最後絕塵而去,幸無釀成傷人事故。瘋狂駕駛絕對是危害途人及司機等道路使用者的安全,而涉及毒駕、醉駕及藥駕個案,禍害更大,因司機已失去自我控制能力,干犯罪行嚴重,警務人員以公眾利益起見,必須立即阻截。警方內部有追截車輛指引,但要有效而準確地執行,得靠現場前線人員在電火光石之間下的決定,他們同樣是面對自身安危及可能涉及的刑責,判斷是否正確,應交由死因庭研判。


今年2月中,在粉嶺公路追截懷疑違法私家車期間發生車禍,渉事車上2人死亡,被質疑以路上3輛私家車作「人肉路障」。該宗事件突然於近日再度發酵。


綜合而言,爭論有三點:一是警方不應向涉事的私家車司機發出「擬檢控通知書」。因他們也是協助警方的苦主,不應受懲罰。答案是:不可以。
因為根據《道路交通條例》(第374章)列明,警方在調查某些嚴重交通意外,包括危險駕駛引致死亡、危險駕駛引致身體受嚴重傷害、危險駕駛、不小心駕駛及超速駕駛的初期,需要根據要求於事件發生後14天內向所有涉案人士發出「擬檢控通知書」,以讓他們知悉警方正就有關的交通意外進行調查。由此可見,警方在發出「通知書」此事上沒有任何迴轉空間,只得跟着法例做,這就是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口中的「既定程序」。


二是一般而言,警方應否以截停其他車輛或慢駛來製造交通擠塞,以阻截違法車輛呢?我們認為,所有阻截行動必須視乎當時情況,以整體安全為大前題。舉例說,若果警方看見在公路出現一輛已呈「Z」形行駛的私家車,懷疑司機可能受毒駕或醉駕影響而不能控制車輛,如不馬上阻截,當肇事車輛繼續前行,駛進鬧市馬路,滿街途人,隨時造成大批途人被撞倒,後果更嚴重。我們相信不會每一名警務人員都能判斷正確,但肯定相關警員在電光火石之間所作的決定,他個人是深信的,同樣地亦把個人性命瞬間擺上,亦需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正如今次粉嶺意外,涉事交警亦接獲通知書,他跟其餘3名私家車主一樣,面對可能被控的機會。


三是當天交通警員採取此方式追截可疑車輛,是否決定錯誤?我們認為,在目前眾多資料不清下,應交死因庭判斷。特別是交通意外,不同司機總會認為「責任不在我」,所以各說各的話。故此,若警方調查後,把一切證據呈上法庭,屆時真相或更清。


然而,在這宗「人肉路障」事件上,我們對於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的處理手法及言論感到莫名其妙,失卻了專業與冷靜。涂謹申作為執業律師,應該對「擬檢控通知書」(簡稱:通知書)相當熟悉,包括知悉在什麼情況下發出及收件人的法律責任,但他似乎未有肩負向求助人士如實解釋文件的責任,反而借題發揮,並向涉案3名車主作出不少偏頗提問。我們翻看由涂謹申昨天發出的「人肉路障事件事主回應」問與答,絕大多數具引導性,例如「盧偉聰說這是既定程序,你會否釋除疑慮,定係都係擔心佢會檢控你?」;「你當日是按警方指示停車,但最終有可能被檢椌,會否覺得冤枉?請詳述你對警方的做法有什麼不滿?」等。涂或許推說是「各家傳媒提問」,但可別忘記他是直接跟當事人接觸,究竟提問有否再經過濾,以及只是轉達提問而沒有多加個人想法呢?我們存疑,因不少僅是「有與無」的事實而已,竟然他引述2名車主的說法跟警方的版本,完全是南轅北轍,我們要求警方詳細公開與涉事車主的聯絡紀錄,以正視聽。

您可能有興趣:

1
為官應具國際視野 亂罵披露個人資料惹訕笑

2
曾國衞自曝其短 難為了私隱署 籲越洋向美國跟進披露個人資料

3
全民檢測純造騷 勞民傷財無效用

4
政府全日禁堂食低智 禍港殃民 轟九巴開放用膳空間 實屬無理

5
內地支援來港必須依註冊程序 政府誠信破產 在於虛掩資訊

6
多建「臨時醫院」 醫護人手哪裡來

7
港官不應矮化港人能力討好主子 亞博館極速改建收治病人是鐵證

8
延立會選舉的暗黑考量 創造有利建制選情空間

9
林鄭不用辣招堵社區播毒 入院確診者周圍走釀隱患

10
延後立法會選舉最致命打撃 人大劃「紅線」 規劃議會格局

11
立法會邁向人大舉手機器發展 容不下溫和民主派 政制大倒退

12
全民齊心尋吃飯地點 林鄭離地抗疫應汗顏

13
港官欠專家一聲道歉 禍害市民欠認錯

14
左派促中央派內地醫護來港荒誕 政客勿把抗疫工作視為選舉工程

15
若立法會選舉延期 政府請拿出道理來


首頁